beplay体育 > beplay手机版app下载 >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林业,林业碳汇必要走出多少

原标题: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林业,林业碳汇必要走出多少

浏览次数:186 时间:2019-05-16

摘要:帮大兴安岭卖碳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雪莲 马玉忠|黑龙江漠河报道 “一起帮大兴安岭卖森林碳汇。” 日前,在黑龙江漠河举行的2010中国(大兴安岭)低碳经济论坛上,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副司长、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怒云发出呼吁。 如果按照...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7月24日

    减少和稳定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减排,二是吸收,后者则与森林有着很大关系,这是因为森林通过光合作用,可以吸收固定二氧化碳,放出氧气,森林的这种作用被称为森林的碳汇功能。近日,国家林业局与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和中国绿化基金会等共同发起建立了“中国绿色碳基金”,旨在通过植树造林获得碳汇。
    碳汇,这个伴随气候变化在国际对话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的词汇,对中国民众却非常陌生。碳汇是什么?它与森林以及气候变化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面对变化无常的气候,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带着一串问号,记者日前专访了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副司长、国家林业局碳汇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怒云。
    记者:最近国家林业局与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等组织共同发起建立了“中国绿色碳基金”,什么是绿色碳基金?
    李怒云:这是一个专门用于通过植树造林,森林管理等吸收和固定二氧化碳的专项基金,主要是发挥森林吸碳和固碳即“碳汇”功能。
    记者:碳汇到底是什么?
    李怒云: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森林中的树木通过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把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以生物量的形式固定下来,这个过程称为“汇”。因此,森林具有碳汇功能。森林的这种碳汇作用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减少大气中温室气体的积累。森林以其巨大的生物量成为陆地生态系统中最大的碳库。在减缓全球气候变暖中,森林具有十分重要的独特作用。因此,积极进行以植树造林为主的植被恢复、森林保护和减少毁林等增加森林储碳能力为目的的活动,无疑可以对降低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缓解气候变化起到积极作用。同时,这些活动也将有效地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改善当地居民的生计,具有多重效益。而且,值得重视的是通过植树造林固定二氧化碳,其成本远远低于利用工业活动减排的成本。这也是近些年林业碳汇项目日益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重要原因。
    记者:对森林固定二氧化碳的认识由来已久,而碳汇却是伴随气候变化逐渐浮出水面的。请简要介绍国际上对碳汇的认识和所开展的碳汇活动。
    李怒云: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国际社会先后制定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对发达国家规定了在2008年~2012年的减限排指标,同时也要求发展中国家采取措施减少排放。目前主要通过减少排放源(即减排)和增加吸收汇(即碳汇)两种方式来减少和稳定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以逐步达到适应与减缓气候变化的目的。
    为推动减排和碳汇活动的有效开展,许多国家、地区和一些国际金融机构相继成立了碳基金,促进和帮助国际社会履行《京都议定书》。在碳基金的推动下,那些承担《京都议定书》规定减排义务的国家中有温室气体排放的企业或者是一些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出资到碳基金,由碳基金组织购买由实施减排或增汇项目带来的减排量。对大多数不熟悉市场和项目操作规则的企业来讲,这可能是一种比较经济、有效率的方式。在国际碳基金的推动下,按照《京都议定书》规则的要求,国际上通过发达国家内部、发达国家之间或者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合作开展减排和碳汇项目,互相买卖碳信用指标,从而促成了新兴的市场——国际碳交易市场的建立和发展。
    目前的国际碳交易活动十分活跃。作为温室气体排放源的许多企业,有些是根据本国政策,在履行《京都议定书》所承担减排义务的背景下参与碳交易活动的;有些是“未雨绸缪”先期储存碳信用以备后用;有些则是出于一种社会责任以及为气候变化作贡献的角度,“志愿”参与碳汇活动。但不论企业参与碳汇活动是什么背景,借助碳汇交易这个新的机制和平台,无疑可以促进企业技术创新、树立企业绿色形象,展现企业社会责任,为减少温室气体作贡献,完全符合企业长远的发展战略。
    记者:中国在减缓气候变暖方面承担着什么义务和责任?围绕减少温室气体的问题,中国主要开展了哪些工作?
    李怒云:中国政府已于2002年8月正式核准了《京都议定书》。作为发展中国家,根据《京都议定书》规定,中国目前不承担减排义务。但是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和低排放型社会符合中国长远的发展战略。因此,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基本精神,中国政府正在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缓解全球气候变暖进行不懈努力。最近,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方案》,要求把应对气候变化与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和创新型国家结合起来。其中强调了要大力推进植树造林、保护森林和改善生态环境等。
    记者:面对变化无常的气候,林业能做些什么?
    李怒云:1998年以来,中国政府投入巨资实施六大林业重点工程。全国森林覆被率由16.55%增加到18.21%,全国森林面积达26亿亩,年净增长活立木蓄积量近5亿立方米,吸收了大量的二氧化碳,为减缓气候变暖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林业主管部门,除了进一步加快森林保护和植被恢复的步伐外,加强森林经营,提高森林质量,增加森林的固碳能力,也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措施。同时,我们积极推进《京都议定书》框架下的清洁发展机制(CDM)造林再造林碳汇项目,以此争取一些国际资金,加快恢复中国森林植被的步伐。目前,在广西自治区实施了世界银行生物碳基金林业碳汇项目(所获得的碳信用可以抵减发达国家的一部分排放量)。这是全球第一个CDM林业碳汇项目,也是一种用市场手段对森林生态效益进行补偿的有效途径。
    记者:我了解到,国外许多企业投资造林购买二氧化碳,是否就是一种购买森林生态效益的行为?
    李怒云:对。前面已经讲到,利用实施CDM项目,可以获得一部分国际资金,帮助恢复森林植被。但是,由于受《京都议定书》相关规则的限制,CDM造林项目目前很少。国内有许多大型企业是温室气体排放大户,他们希望以较低的成本在减缓气候变暖方面作一些贡献,而植树造林吸收二氧化碳就具有这样的优点。因此,仿照国际碳基金的运作模式,建立中国绿色碳基金,实际上是给希望通过造林获得碳汇的企业搭建一个志愿减排的平台。企业可以通过捐资到绿色碳基金,把生产活动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用林木吸收回去。既减少了温室气体,又树立了企业良好形象,还补偿了森林的生态效益,是一举多得的好事。中国石油在这方面就做了表率。
    记者:中国石油是中国第一个参与利用植树造林吸收二氧化碳来减排的企业吗?听说他们首期就注入3亿元人民币到中国绿色碳基金。
    李怒云:是。中国石油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他们对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他们所注入的3亿元用于造林,预计在今后10年内,将吸收和固定500万吨~1000万吨二氧化碳,实实在在地对降低温室气体浓度作出了贡献。
    我们欢迎更多的企业加入到这个行列。
    记者:对企业来说,利润就是生命。加入中国绿色碳基金,企业除了获得“社会责任”外,还能获得什么实际利益?
    李怒云:企业参与中国绿色碳基金,在为促进中国造林绿化和生态建设的同时,也是在对其未来发展争取更大的空间。出资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的意愿参与林业碳汇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可以获得由国家林业主管部门计量、核查、登记、注册的碳汇指标。我想还可以采取适当方式在产品上加以标注;可积累企业参与碳交易活动的经验,增强未来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有助于培养企业内部熟悉环境产品的专业人员,拓展新产品市场;提高企业绿色经营理念和绿色形象,增强企业的公众影响力和市场美誉度等。

——访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副司长、林业碳汇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怒云 张辉

    中国绿色时报7月25日报道 随着气候变化与国际谈判进程的推进,林业碳汇问题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副司长、林业碳汇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怒云说,林业碳汇正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成为一些专家学者研究、关注的对象。但近一段时期,个别报刊发表的林业碳汇报道,观点不正确、概念模糊,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活动以及国际碳贸易产生的背景和条件、碳市场的规则不清楚,信息传播内容不实以致误导读者,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的误区。
beplay手机版app下载,  ■误区一:中国承担减排或自愿承诺减排义务
  李怒云说,最近看到一些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对林业碳汇的发展前景作如下论述:“中国和印度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可自愿制定削减排放量目标”;“抵消温室气体排放量是我国开展林业碳汇项目的必要性之一”。两句话说明作者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背景不够了解,没有仔细研究《京都议定书》中对林业碳汇项目的规定。
  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这个大背景下,2005年2月16日,《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京都议定书》规定发达国家要在2008年~2012年的第一个承诺期内,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基础上平均减少5.2%。发展中国家不承担任何《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义务。
  我国政府已于2002年8月正式核准了《京都议定书》。作为发展中国家,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中国目前不承担减排义务,也没有在《京都议定书》外自愿承诺减排。但是,作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政府正在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缓解全球气候变暖做着不懈努力。大力推进植树造林、保护森林和改善生态环境,增加碳汇能力,是中国政府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一项重要措施。
  ■误区二:荒山造林或更新造林可作CDM碳汇项目
  在某林业核心期刊上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称,“中国林业应走出去,到其他国家造林获取碳汇,以抵减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根据清洁发展机制(CDM)碳汇项目的基本实施规则,只有1990年以后的荒山造林和更新造林才有资格作为CDM碳汇项目”。
  李怒云说,这里必须澄清两个概念:一是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减排义务,没有必要到其他国家造林获取碳汇抵减排量。按照《京都议定书》规定,必须是发达国家投入资金或技术,到发展中国家实施减排或增汇项目,所获得的减排额度或碳汇可以抵减投资方的排放量;二是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实施的CDM林业碳汇项目,必须是造林再造林项目。所需土地必须是在过去50年以来的无林土地或1990年以来的无林地,而不是“1990年以后的荒山造林和更新造林”。
  面对气候变化严重影响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国际社会在“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原则下,制定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要求发达国家率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京都议定书》在减排途径中规定了3种履约机制,即排放贸易、联合履约和清洁发展机制。其中,排放贸易和联合履约是发达国家之间实行的减排合作机制,清洁发展机制(CDM)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额外的资金或技术,帮助实施温室气体减排项目,所获得的碳信用额度,用于抵减发达国家(投资方)的减排量,同时要求这些项目要有助于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误区三:国际碳市场就是碳汇市场
  好几篇文章都错误地将国际碳市场表述为碳汇市场,并称目前国际碳汇市场容量非常庞大,交易额达到几百亿美元,已形成产业规模,预测2012年后,将达到上万亿美元。这是非常错误的说法。
  实际上是,排放贸易、联合履约和清洁发展3种机制直接催生了国际碳交易市场,推动了国际碳贸易的发展。目前,国际碳市场交易的大都是减少排放的工业项目,而林业碳汇项目由于规则的复杂以及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等诸多因素,能够实现交易的很少。《京都议定书》规定:林业碳汇项目除了满足上述对土地的基本要求外,还需要制定方法学、证明额外性、避免碳泄漏等。此外,项目要经过参与国政府和主管机构批准,还要由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EB)派指定的审核机构(DOE)进行核证,最后由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批准,才可进行真正的交易。也就是说,碳汇的交易条件十分苛刻,需要付出很高的交易成本。目前,全世界只有广西珠江流域治理再造林项目是惟一的一个清洁发展机制林业碳汇项目。在国际上,还存在着不受《京都议定书》规则限制的“非京都市场”(志愿市场),主要是由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政府立法,实施减排规定或启动碳交易。这些市场主要进行工业减排项目的交易,林业碳汇项目只占很小的比例。可以说,无论哪种交易,政府立法、严格的规则和计量标准等均是重要的基础。
  ■误区四:所有的森林碳汇都可以交易
  很多人误以为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都可以交易,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李怒云说,商品进行交易的前提条件是清晰的产权。
  对于现有的森林来说,由于其生态效益的外部性,使得碳汇成为了“公共物品”,没有明晰产权。因此,现有森林碳汇的存量是不可以交易的。此外,森林有固碳的功能,但森林碳汇指的是净吸收量,即森林吸收的二氧化碳要减去造林活动用车(汽油)或施肥所产生的排放,还要减去林地流转和森林灾害造成的毁林排放,最后得到的净吸收量才是碳汇。《京都议定书》还对可以抵减排放量的碳汇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只有造林再造林所产生的碳汇才可以作为第一个承诺期(2008年~2012年)抵减排放量的内容,而且,只能占到发达国家199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因此,包括非《京都议定书》市场在内的碳汇造林项目,都需要经过严格的设计、审定、计量和核证,否则普通的造林以及低效林改造等,所产生的碳汇都是不可以交易的。

  帮大兴安岭卖碳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雪莲 马玉忠|黑龙江漠河报道

  “一起帮大兴安岭卖森林碳汇。”

  日前,在黑龙江漠河举行的2010中国(大兴安岭)低碳经济论坛上,国家林业局造林司副司长、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怒云发出呼吁。

  如果按照国家发改委目前CDM减排1吨二氧化碳8欧元的指导价格计算,大兴安岭的新增森林碳汇如果能卖出一部分,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但让人遗憾的是,目前这还只是个数字。

  中国碳汇“有行无市”

  “碳汇”对大多数国人来说还是一个较新的名词,“甚至很多林业业内人士都没有弄清楚。”李怒云说。

  “所谓‘碳汇’,是指从空气中清除二氧化碳的过程、活动和机制。”李怒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碳汇在林业中主要是指植物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固定在植被或土壤中,从而减少该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这个植物主要指的是森林。”

  “森林具有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双重功能。增加森林就能增加碳吸收。”李怒云告诉记者,近10多年来,中国政府投资近5000亿元,实施了天然林保护等六大林业重点工程。“目前我国森林植被总的碳汇储存量已经达到78.11亿吨,对减缓全球气候变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京都议定书》规定,工业化国家在2008年-2012年的第一个承诺期内,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排放水平上总体减排至少5.2%。在其合作框架内,《京都议定书》又设定了清洁发展机制(简称CDM)项目,即一些工业化国家为了完成规定的减排任务,可以通过提供技术和资金等方式,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合作,所获得的碳信用指标,用以抵减本国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同样,中国尚有很多地方适合进行林业CDM项目,这给大兴安岭的森林碳汇寻找到了一个出路。

  “我们鼓励企业出钱植树造林。他们所出的钱,可以看成是一种购买碳汇的行为。”李怒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我们在四年前,完成了一个研究工作:就是把中国适合CDM规则、适合开展CDM碳汇造林的地方都找出来了,集中分布在从东北经河北、山西延伸到西南的一大片区域。这个研究工作的价值在于为国际CDM买家提供优先购买CDM项目的区域。这些地区的宜林地相对来说:具有植物生长周期短、种植成本低、生物多样性价值高、扶贫效果最好等四大特点,具有综合效应。不过,调研做完后,目前并没有太多国际买家来买,只有广西的4000多公顷和四川的2000多公顷碳汇卖了出去。”李怒云说。

  为何无人买?

  李怒云表示,在现有资源条件、工业技术体系以及传统能源消费模式下,“减少工业排放需要付出较高成本,难度较大。而森林恰恰具有成本较低、可持续、可循环、可再生以及综合效益高并创造就业等特点,能够为经济发展、生态保护和社会进步带来多种效益,短期和长期都不会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但这些尚不能改变林业CDM项目“有行无市”的现状。

  “森林的生态效益是一种公共产品,具有外部性。其特点是全社会都在无偿享受而不用付费。”李怒云告诉记者,“比如大兴安岭的森林,就是谁都不去管她,只要不毁林,碳汇也是在增加。那么多的碳汇,谁来买单?”

  李怒云表示,实际上,现在我国所有的森林的生态效益都是“公共品”,森林碳汇存量的产权都是不明晰的。因此,在碳汇产权界定上,必须是新增量,要有与国际接轨的规则、计量监测,认证、注册。最终,才能将碳汇由产品变成商品。产权明晰才能交易。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京都议定书》中规定,在2008年-2012年的第一个承诺期内,只有“造林再造林”项目才能列为合格的CDM林业碳汇项目,而且,每年从CDM“造林再造林”碳汇项目中获得的减排抵消额不得超过基准年(1990年)排放量的1%。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beplay体育发布于beplay手机版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林业,林业碳汇必要走出多少

关键词: beplay体育

上一篇:中国九月M二增速创逾六年新低,隐形通货膨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