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lay体育 > beplay手机版app下载 > 改写中国财富运输版图,马6甲瓶颈

原标题:改写中国财富运输版图,马6甲瓶颈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19-05-16

摘要:中缅油气管道建设:改写中国能源运输版图 2013年油气管道建成后,不仅可以保障中国能源安全,还将推动西南地区与大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合作 ■本报记者 刘慧 9月10日,中缅油气管道工程中国段开工建设。早在三个月前,中缅油气管道已在缅甸开始建设。这...

二期引进原油有望达去年总进口量的1/3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构思的中缅油气管道,在经历了数年热烈的民间讨论后,终于进入实际的建造阶段。这条意在打通中国内陆与印度洋石油输送的大通道,是否能化解困扰中国多年的“马六甲困局”,是否能给中国东盟带来新的商机,是否能给中国中西部城市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一切,还有待时间考验。—编者按

  中缅油气管道建设:改写中国能源运输版图

动议已久的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将在今年9月全面动工,其中输气管线预计2012年试通气。CBN记者昨天在中石油集团内部了解到,目前中缅油气管道的前期工作已经展开。中缅管道建成后,将成为我国西南地区油气大通道,有效破解困扰中国能源安全的“马六甲瓶颈”。

  中国能源浮现四条生命线

  2013年油气管道建成后,不仅可以保障中国能源安全,还将推动西南地区与大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合作

今年3月,中缅签署了建设中缅原油和天然气管道的政府协议,初步设计一期输油能力2000万吨/年,年输气能力120亿立方米。

  一条从缅甸西部孟加拉湾沿岸的实兑港出发,经缅甸中部交通枢纽曼德勒市,最终到达中国云南昆明的能源大动脉,开始近距离地把中国和主要石油进口来源地—波斯湾地区连接起来。这条大动脉就是中缅石油管道,它的开工,标志着中国“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大格局的成型。

  ■本报记者 刘慧

9月全面开建

  此前,在中国东北,年输油量1500万吨的中俄原油管道已于去年正式开工建设;在中国西北,在中哈原油管道和中哈天然气管道的基础上,中亚天然气管道单线已于2009年12月14日建成并举行通气仪式。加上中缅石油管道和途经马六甲海峡的“黄金水道”,一个开通东北、西北、西南和东南四条能源进口战略通道的大格局已然全部奠基。

  9月10日,中缅油气管道工程中国段开工建设。早在三个月前,中缅油气管道已在缅甸开始建设。这两条原油和天然气管道起于缅甸,从云南瑞丽进入中国,预计2013年管道建成后,中国将摆脱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的能源困境,中国到非洲的能源航程可以缩短1200公里。

昆明市市政公用局近日组织召开了昆明市天然气利用规划宣贯会。在会上,中石油驻滇机构相关人士对外表示,中缅油气管道工程将在今年9月全面开工,通过中缅油气管道输送的缅甸西海天然气有望在2012年抵达昆明。

  资深石油战略专家张抗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从波斯湾到实兑港的航线比到中国东南沿海近1200海里,不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中缅石油管道开通了一个可以绕开马六甲海峡的能源进口通道,对于中国能源来源通道的多元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缅油气管道能够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增加能源供应,包括亚洲和非洲的油气资源都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通过管道直接进入中国境内,并加强中国与缅甸两国之间的经贸联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世宪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2004年8月学界专家最先提出了修建从缅甸到昆明的输油管道建议,随后得到政府层面重视。但由于受到国际政治关系影响,中缅管道谈判进展缓慢。直到去年6月,缅甸联邦政府才与中石油等签署了《缅甸海上A1、A3区块天然气销售和运输谅解备忘录》等,中缅管道工程建设由此步入实质性的第一步。

  绕开“能源瓶颈”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李向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缅油气管道对中国有深远影响,这不仅是加强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也是云南乃至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推动南北走廊经济建设,特别是加强中国与大湄公河流域国家,如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这些东盟国家的合作。”

今年3月26日,中缅签署协议,正式敲定中缅管道工程。中石油内部人士昨天向CBN记者表示,中缅管道是气、油双线并行,天然气管道是油气管道的一部分。目前中石油方面已开始了油气管道建设的前期工作,此前已派出工作队到云南。

  自1996年成为原油净进口国以来,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持续上升,到2009年,中国原油进口量达2.04亿吨,占中国原油消费总量的52%。而作为新兴能源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在快速上升,今年前4个月,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从去年的7.7%迅速增加到12.8%。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有关研究显示,到2020年中国石油(10.60,0.00,0.00%)需求量将为4.5亿吨-6.1亿吨,其中进口量将为2.7亿吨-4.3亿吨,进口依存度将处于60%-70%之间。

  谈判历经五年

中缅管道起于缅甸西海岸的实兑港,经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然后从云南边城瑞丽进入中国境内,途经保山、大理、楚雄、昆明等城市。其中天然气管道输气干线全长2806公里,输气口径1016毫米,年输气能力120亿立方米。输油管道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一期每年向中国输送2000万吨原油,相当于每日运输40万桶左右。

  目前,中国进口原油的来源地主要是中东地区和非洲的苏丹、安哥拉等国,从海上运输就要走霍尔木兹海峡-十度海峡-马六甲海峡-南海航线以及几内亚湾-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南海航线,无论如何都绕不过狭窄的马六甲海峡—这里的航道最窄处只有大约两海里宽,深度仅25米。而随着中国原油进口量的增长,马六甲海峡也显得越来越拥挤,每年从这里通过船只,从1980年的四千多艘增长到了2009年的超过5万艘。据说,从马六甲经过的每十条船中,就有六条是中国船。

  早在2004年8月,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能源问题专家吴磊等人就提交《关于修建从缅甸实兑到昆明输油管道的建议》。经过长达五年的艰难谈判,2009年3月中缅两国最终签订了修建油气管道的政府协议。

破局马六甲海峡

  作为中国能源“瓶颈”的马六甲海峡,自古以来就不曾“平静”。今年3月初,新加坡海军向船运公司发出警告,称一个恐怖组织正策划袭击途经马六甲海峡的油轮,这将有可能导致马六甲海峡堵塞。一度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2010年9月10日,云南安宁市草铺镇,中缅油气管道(中国境内段)开工及云南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奠基。根据此前公开协议,中缅油气管道建成后将每年向中国输入2200万吨原油和120亿立方米天然气,政策维持30年不变。天然气主要来自缅甸近海油气田,原油则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

缅甸目前已探明的原油储量为32亿桶;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为25400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10,同时在缅甸海岸还陆续发现有储量极高的天然气田群。中国是参与缅甸油气开采的国家中投资额最大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石油公司都在这里有油气项目。

  而油轮要到达中国东部港口,即使不走马六甲海峡,也必须走巽他海峡或者望加锡-龙目海峡。而这一带海域同索马里边上的亚丁湾一起,并列为世界上海盗出没最频繁的两个海域。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运输规划研究室主任罗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马六甲海峡附近海域油轮受到海盗袭击的事件很多,因为油轮通过海峡时必须降低航速,这给了海盗可乘之机。而中缅输油管道的修建,将大大提高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

   据悉,中缅管道将采取气、油双线并行方式建设。天然气管道输气干线全长2806公里,输油管道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一期每年向中国运输原油40万桶左右。专家预计,二期以后还将有望引进4000万吨到6000万吨的原油,这一数字接近中国2008年原油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规划中,2010年中国将在缅甸建成30万吨原油码头,此工程于2009年10月在缅甸若开邦马德岛开工建设,今年将在缅甸开建60万立方米的油库。

“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首先是在中国西南地区增加了一条油气战略大通道,有利于引进缅甸丰富油气资源,缓解西南地区能源紧张。”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大学教授庞昌伟在接受CBN记者采访时说。

  舒展“能源血脉”

  缅甸位于亚洲中南半岛,海岸线长达1800公里,油气资源储量十分丰富。目前缅甸拥有34条输油输气管道、19处近海油气田和3处远海油气田,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为25400亿立方米,原油储量32亿桶,居世界第十位。

另外,中缅油气管道的经济意义同样重要。依照传统运输方式,来自中东的原油必须通过马六甲海峡,运抵湛江等沿海炼厂,提炼后再运往中国其他地区。如果选择经中缅管道入境,至少能减少1200公里路程。据庞昌伟介绍,即使是同等距离的原油运输,管线运输成本也比船舶运输节省三分之一以上。

  作为石油和天然气的最主要运输方式,油气管道被称为“能源血脉”。国家能源局《2009中国能源发展报告》显示,我国油气长输管道建设正在跨越式发展,全国性骨干管网框架初步形成。到2007年底,我国累计建成投运原油管道1.7万公里、成品油管道1.2万公里。截至2008年底,全国天然气管道总长度达到3.2万公里。

  从1993年起,中国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目前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升至50%左右。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2008年中国的石油净进口量超过2亿吨,其中原油进口1.79亿吨。在进口石油中,超过90%都是通过海上运输,尤其是超过80%的进口原油来自中东和非洲,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这个最窄处仅有2.4公里的战略咽喉通道,马六甲成为中国能源安全的一大瓶颈。

中缅油气管道的最大意义,还在于战略安全考虑。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2008年中国的石油净进口量超过2亿吨,其中原油进口1.79亿吨。其中超过90%的进口都是通过海上运输,尤其是来自中东和非洲超过80%的进口原油,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这个最窄处仅有2.4公里的战略咽喉通道。

  不过,在总计不到6万公里油气管道中,属于干线的管道只有东西向贯通全国的西气东输一线和二线,其中一线已经建成投产,二线工程预计2011年底全线贯通。相比之下,美国的国土面积比中国略小,油气管道的总长度却超过100万公里,纵横密布。中国的油气管道密度显得较小,并且没有南北向的干线。这也被认为是导致2008年底、2009年冬天都发生了“气荒”的主要原因。

  破解马六甲困局

庞昌伟表示,南中国海地区一直不平静,东南亚地区国家众多、形势复杂,中国原油进口过多依赖马六甲海峡,安全隐患非常大。在中缅管道建成后,将有效缓解马六甲海峡的运输压力。单从绕开马六甲海峡这一点来说,中缅油气管道项目的战略意义就非常重大。

  两次“气荒”中“受灾”最严重的西南地区,也是我国油气管网密度最低的地区之一。而中缅输油管道的开通就能够起到直接弥补西南地区的油气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

  长期以来,中国原油进口形成高度依赖马六甲海峡的困局。“马六甲海峡存在不安全性,是狭窄的通道。”李向阳对记者说,这一航运通道充满各种变数。中国能源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马六甲海峡的局势。

据专家预计,中缅管道在一期2000万吨的基础上,二期以后还将有望引进4000万到6000万吨的原油,这一数字大约接近中国2008年原油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以这些原油加工的石油产品,除覆盖西南地区外还可销售到湖南、湖北,甚至还能向东南亚辐射。

  中缅输油管道建成之后,将可以成为一条西南地区的大干线。在地图上,其走势像一条从中国西南边进入,然后略微往北的一条长龙。张抗表示,中缅天然气管道对于缓解西南地区的“气荒”,将具有根本意义。如果这条管线的延长线能够与西气东输线路相连接,将极大完善我国的油气管网体系。

  马六甲海峡若有不测,如遇发生两国或多国争端,中国的能源供应可能就被卡住。与此同时,包括马六甲海峡在内的东南亚水域是全球海盗活动最猖獗的地区之一。1999至2009年,在全世界发生的2000多起海盗袭击中,东南亚发生1600多起,占66%左右,其直接经济损失年均高达160亿美元。

  缅甸是一个有着5300万人口的国家,但是缅甸的经济却相对落后。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以农业为主,主要靠种植大米等粮食作物。位于缅甸正中心的曼德勒市内有一条通向缅甸东北部的铁路,这条铁路沿着东北方向延伸便可连接中国。中缅石油管道正是沿着这条铁路修建的。此外,缅甸天然气资源丰富,这些都是对中国能源结构具有重要战略性的补充。

  “能源安全从生产、存储、消费是一个链条,而运输是世界各国所关注的重点,尤其是石油的运输。中国在此之前有两个陆地石油管道,新疆到中亚地区的中哈原油管道,东北到俄罗斯的中俄原油管道,能源的运输安全要躲避非经济因素,如海盗、战争等。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使中国能源供应多元化,能源运输的安全性也相应增加。”李向阳对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也一直跟缅甸有一条计划中的天然气管道。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中缅石油管道可以说是当前整个东南亚最重要的一条能源干线。它对东南亚整体的能源和运输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一种提升。而且在中国高铁技术取得巨大发展,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背景下,中缅石油管道也极可能促进泛亚铁路线的发展进程。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谋定“能源人民币”

更多

  由于中缅石油管道使中国的输油路径实现了绕开马六甲海峡这个一向头疼的地方,给未来实现能源人民币结算打下了重要的基础。我国在东南亚开展了53个人民币结算试点,这是一种重要的、具有前瞻性的布局。

  中缅石油管道开通之后,未来就存在着巨大的结算方式的选择空间。比如,可以考虑采用石油人民币结算的机制。过去石油结算采用单一的美元计价,这是一种既定的世界格局。而这也正是美国获得巨大货币红利和铸币税红利的原因。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管清友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石油之所以单一用美元结算是因为直到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的石油产量都占到全球的一半左右。

  而美元在双挂钩体系中的特殊地位以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方贷款货币等原因,使得石油美元机制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由于沙特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因此欧佩克其他成员国也接受了这一协议。美元与石油“挂钩”成为世界的共识,任何想进行石油交易的国家不得不把美元作为储备。正是这一系列协议奠定了美元在国际石油交易计价货币中的垄断地位。该协议的实质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美国正是通过美元垄断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交易媒介地位来维系和巩固美元的霸权地位。

  石油美元结算机制之所以能在世界范围内达成共识,其中重要的一个前提是:人们普遍认为美元是可以花出去的货币。

  在全世界总的货币储备量里,美元最高曾经一度达到占世界总货币储备量的80%。虽然现在美元的储备量下降到了61.29%,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人们不会担心手里的美元花不出去。

  从美元绑定能源的经验可以知道,能源与货币的绑定是强上加强。那么,是否存在人民币形成这样结算圈的前景呢?

  以天然气为例,在考虑中国购买缅甸天然气的情况下,由于中国是缅甸最重要的进口来源,所以缅甸人民无需担心手里的人民币花不出去。

  中缅石油管道的重大意义甚至可能超越其能源战略通道的本身,对于中国经济发展、中国西部的大开发,以及对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基础和设施建设都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

本文由beplay体育发布于beplay手机版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改写中国财富运输版图,马6甲瓶颈

关键词: beplay体育

上一篇:金子周网店半关门,解读电商与物流的繁杂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